首页 - 广发银行
首页 | 投资者关系 | 网点及分行查询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客服电话400-830-8003 信用卡95508
相关市场数据
品种 最新价 涨跌
白银TD4108.0-15.0
黄金TD244.79-0.7
国际黄金现货1242.125.7
国际白银现货19.710.1
美元指数80.56-0.2
NYMEX轻质原..0.00.0
铜3个月7010.75-1.8

城商行股权转让频现大单 地方债隐忧致股价承压

更新数据日期:2015/02/15    信息来源:中国经营报

     江苏银行1亿股挂牌转让、河北银行8000多万股挂牌转让、天津银行5500万股挂牌转让……一时之间,城商行股权挂牌转让再掀高潮。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由于利率市场化所导致的利差收窄,城商行陷入了传统扩张模式瓶颈的尴尬。利润的下降、不良贷款的走高等行业问题让城商行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更重要的是,大量地方债面临清收和处理,部分城商行很可能受到政府债务拖累。

“江苏银行、天津银行等部分城商行股权目前出手是一个时机,作为财务投资继续持有的升值潜力可能比较有限。相比较之下,市场其他投资渠道可能更划算,所以抛售不足为奇。”一家城商行小股东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市场交易来看,城商行股权价格呈下行趋势,接盘方并不好找。

买家难觅

今年以来,多家城商行股权在多地被挂牌转让,涉及银行包括江苏银行、河北银行、天津银行、华融湘江银行等。

2月5日,河北银行8000多万股股权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发布转让信息;1月26日,华融湘江银行1430万股股权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发布转让信息,挂牌价格超过3000万元;1月12日,天津银行5500万股股权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转让价格2.85亿元,折合每股5.18元,这一价格与两年前的价格基本持平。

除此外,已经进入IPO预披露阶段的江苏银行,其股权转让的消息接连传出。今年1月初在金马甲产权交易平台上,记者了解到江苏银行1亿股的转让标的赫然在列,占到该行总股本的0.96%。

“由于股权交易规模较大,价格可以参考每股净资产。”金马甲产权交易平台相关人士称,除了这笔1亿股之外,还有江苏银行股东也有意出售股权,价格上可以协商。

据公开信息显示,江苏银行2013年年报显示,每股净资产为4.6元。按照这个价格,这笔1亿股的定价明显低于此前转让价格。

早在2010年11月,黑牡丹通过出售江苏银行股权获利,当时该公司将4000万股转让给常州市新发展实业公司,每股转让价格为6.1元;2013年年底,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告,江苏银行1600万股挂牌转让,当时挂牌价格8311万元,折合每股5.18元。

“2013年的时候,江苏银行卷入无锡尚德债务事件,涉及资金3.12亿元。如今江苏银行股权挂牌价反而低于当时,可见其价格是在逐年走低。”一家城商行人士认为,这与江苏银行近年发展相关,股东无奈挂牌抛售股权。

据了解,在银行业不良贷款分布中,江苏地区可以说是一个重灾区。钢贸、光伏、航运等敏感行业至今仍未见复苏迹象,而江苏银行作为当地规模最大的城商行,市场难免担忧其资产质量下降。

“由于不良贷款的拖累,江苏银行贷款有所收紧,同期净利增速也有所放缓。这种情况短时间难以扭转,这和国内整体宏观经济是存在密切关系的。”上述城商行人士表示。

公开数据显示,江苏银行2012年不良贷款率为1.01%,2013年不良贷款率上升0.14个百分点至1.15%,不良贷款由35.65亿元增至47.23亿元。

“股市好转,楼市也在逐渐复苏。在这种情况下,寻觅大额资金来接盘城商行股权是很难的。”上述城商行人士表示。

前述金马甲产权交易平台相关人士也向记者印证了这一点:“市场上接盘城商行股权的意愿并不高。实际的交易价格可能要比净资产还会低一些。”

地方债“雷区”

“一些城商行积累了大量不良资产隐患,且发展中地方政府主导明显,缺少了自身方向。这些不利因素更容易在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暴露出来。”一家股份制银行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

据该人士透露,从银行运作层面看,城商行最大隐患在于地方债,过去几年,大多数城商行在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中贷款集中度较高,政府在债务转向社会资本时,难免造成银行资产质量的波动。“早几年前,政府信用较高,政府融资被看作是低风险和高利润的投入,城商行通过各种渠道将资金投向政府平台。但是,眼下清收这些债务却很难。”

“国家目前在推进城镇化,江苏等地区对产业园区建设项目也做得有声有色。政府将土地通过类城投公司抵押给银行贷款,但是这种贷款得风险却是真实的存在。”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不少城商行在地方被政府当成了“钱袋子”,直接和间接的债务规模都较庞大,一旦出现风险,城商行不可能抽身。

据财政部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一般公共财政收入增速以8.6%创下了23年来新低,首次进入到个位数区间,而直接的影响将是政府债务的偿还压力。

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执行副总裁闫衍表示,在地方政府债务剥离和清理以后,可能会面临部分信用资质比较差的平台,因为债务压力上升的趋势,也不排除个别的平台发生债务违约的风险。

有银行业资深人士称,由于2015年之后,地方政府将不能直接向银行进行融资。在当前政策不明朗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可能会在有限时间内加快银行方面的融资速度。“另外,城商行的发展进入了一个瓶颈期。按照传统的发展模式,利率市场化,利差收窄,城商行的策略应该是‘以量补差’。但是,这又会进一步地增大贷款风险,所以和地方经济的依存度很高。”

“也不是所有银行股权都难脱手,这肯定是和标的银行相关。江苏、重庆、温州等地区的地方债务高,不良问题严重,就涉及到这个问题。然而,诸如徽商银行一类的城商行,情况就明显要好得多。”上述银行业资深人士对记者说。

中融信托一位项目经理称,挂牌转让城商行股权通常是比较直接的方式。“要是股东对城商行的前景看好,更可行的方式是将股权质押融资。不仅没有放弃城商行股权的所有权,也能解决暂时流动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