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发银行
首页 | 中国人寿保险集团 | 网点及分行查询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客服电话400-830-8003 信用卡95508
相关市场数据
品种 最新价 涨跌
白银TD4682.0-65.0
黄金TD277.3-1.7
国际黄金现货1385.22-9.1
国际白银现货23.430.0
美元指数82.180.1
NYMEX轻质原..0.00.0
铜3个月7148.7537.8

齐普拉斯能否带领希腊进入“没有牺牲的天堂”

更新数据日期:2015/02/13    信息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2月7日,欧元集团主席迪塞尔布罗姆抛出“最后通牒”称,2月16日将是希腊申请延长国际救助协议的最后期限。尽管情况不乐观,但希腊新总理却依然姿态强硬,并且提出了他“不走寻常路”的解决方案。

自激进派左翼联盟(Syriza)领导人阿莱克斯·齐普拉斯(AlexisTsipras)就任希腊新总理以来,各方担忧铺天盖地。他的当选使外界对希腊退欧风险猜测骤增。他希望带领希腊找回尊严获得尊重,抛弃债务,摆脱长久以来欧盟、IMF以及央行这“三驾马车”对希腊援助捆绑条件的束缚,力寻结束牺牲希腊人民利益的“紧缩”路线而走向能够“自食其力”且“没有负担”的春天。然而“承诺”的实现总是途径坎坷,齐普拉斯能否兑现其上台前的“承诺”带领希腊走入“没有牺牲的天堂”?

齐普拉斯是谁?在其当选为希腊新总理之前,外界对这位“70”后的政客齐普拉斯几乎一无所知,他无疑是竞选中突然杀出的“黑马”。40岁对于一个政客来说或许过于年轻,也许就是这份年轻才会去要求“大胆地创造”与“干净利落地改变”。

在短短数周内,他的关注度急速上升,也被各方冠以褒贬不一的头衔,如紧缩政策的敌手、激情洋溢的雄辩家和传神老练的表演者、希腊怒火的捍卫者,甚至还有媒体称他为“性感的阿莱克斯”。

齐普拉斯到底有什么来头?他于1974年出生于雅典郊区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大学就读于雅典国家技术大学的土木工程专业。学历为雅典国家技术大学土木工程学硕士,在从政之前在城市研究领域颇有建树。

他于中学时代加入了希腊共产党青年团,苏联解体后,希腊共产党退出了运动和生态左翼联盟(激进左翼联盟前身),而齐普拉斯则选择留在该联盟中,担任联盟青年组织领袖。2006年齐普拉斯在雅典市长的竞选期间表现优异,帮助10.5%的雅典人把选票投给了运动和生态左翼联盟,得票率高出了2004年选举的三倍,自此开始在政坛上崭露头角,打响了自己的名号。

2009年,齐普拉斯被选为希腊立委选举的议会成员。2010年,希腊爆发信贷危机,齐普拉斯领导的左派和进步联盟党就开始大打“反紧缩牌”并且成果显著,使其民意支持率翻了5倍。

在2015年1月25日举行的议会选举中,激进左翼联盟党在议会300个席位中获得149席,在选举中获胜,齐普拉斯当选为希腊新一届总统并承诺与国际债权人重新谈判贷款条件,结束希腊人持续5年的痛苦。

自2010年希腊引爆国际信贷危机以来,希腊人民一直“勒紧裤腰带”实行“紧缩”从而换取国际援助,这使希腊民众的生活受到影响从而爆发出不满。但对此齐普拉斯一直主张反对“紧缩”,于是希腊民众开始倾向于倾听激进左翼联盟党关于反对“紧缩”的声音。

很多人认为,齐普拉斯向希腊承诺了一个“不需要牺牲的人间天堂”,似乎他能通过某种神奇的方式使国家重振繁荣,他的政敌讥讽他为“少年魔法师”,但不可否认的是,齐普拉斯确实是一位“魅力十足”的领导人。在整个欧洲缺乏新的动力源,民众信心不足的时刻,最需要的就是有足够力度的改变来尝试解决问题,正在这时,齐普拉斯便提出了顺应民意的“丢掉包袱向前走”的主张,无疑为其赚足了选票。

然而,齐普拉斯的空间到底有多大,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还是一个魄力十足的开辟者?他在世界的目光中得到的是各色各样的评价。他需要带领希腊“自食其力”扔掉包袱,然而包袱不能说扔就扔,还要考虑到包袱扔给谁,怎么扔,扔出去的时候国际债权人会不会接受。这无疑在急功近利想要一步到位卸掉包袱的伊始就遇到了障碍。

首先是德国强硬的态度,其表示包袱不能一下卸除,坚决不同意减计债务。同时,德国对其激进的表现给出了严谨的建议,延期可以商量,减计免谈。其次,以德国为首的欧盟也表示,齐普拉斯想要脱离欧盟、IMF以及欧洲央行的经济监督也是不可实现的。齐普拉斯以及他的激进左翼联盟党也进行了他们最初的坚决对峙。

就在此时,僵局占领舞台,各方开始大肆宣扬希腊退出欧洲的风险骤增。齐普拉斯的坚决在持续了短短一周后却出现“友好”让步,表示不再要求“赖账”即“减计”而退而求其次,换取“债务置换”的套路出牌,然而德国的态度依旧没有明显让步。2月4日,欧洲央行宣布不再接受以希腊政府“垃圾级”的国债作为担保为希腊商业银行提供资金,这一政策在2月11日生效,此举被认为是向希腊政府施压。

目前,由于希腊竞选的不确定性预期造成了商业银行资金的大量外流,使其造成较大的资金缺口,因此,希腊银行更需要向欧洲央行借更多的钱。但从2月11日开始,希腊再想借钱就会面临很大的困难。

资金短缺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希腊还要面临欧元集团提出的其他条件,即要保证欧元区继续给予希腊金融支持,需要希腊新政府履行包括劳动力市场改革等多项改革附带紧缩措施在内。到2月28日,如果没有达成新的协议或者过渡性协议,国际债权人将终止对希腊的资金支援。这有可能导致希腊政府破产并推出欧元区。退出欧元区后的希腊回归本币,币值可能暴跌从而引发民众挤兑、资本市场动荡等混乱局面,而影响也会波及到欧元区其他国家。

自齐普拉斯上台以来,就预示着未来数月将会有希腊就债务与紧缩问题与“三驾马车”之间进行的较量和斡旋。斡旋会不会是一个你来我往的过程?然而,第一个回合结束,齐普拉斯虽在言辞上仍旧态度坚决而实际上已经在缓缓退让,寻求国际债权人的继续援助与“不要断奶”。是“退让”还是策略?在未来的道路中,齐普拉斯会不会坚持他上台时的“承诺”,保持其鲜明的执政策略?还是在困难重重的前路上,逐渐被磨去了棱角而继续延续前任的方式继续乖乖“紧缩”妥协接受“三驾马车”的监督与指导。无论是怎样,齐普拉斯和“三驾马车”的愿望是一致的,那就是带领希腊人民走向经济稳定增长,务实低风险的“人间天堂”。